• <small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small>
  • <li id="a0quw"></li><div id="a0quw"><s id="a0quw"></s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li id="a0quw"></li></small>
  • <div id="a0quw"></div>
  • <div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/small>
  • <div id="a0quw"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li id="a0quw"></li></small><div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div><div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div>

    歡迎來到010在線作文網!

    蘇軾全文及原著賞析

    蘇軾 時間:2021-08-31 手機版

    蘇軾全文及原著賞析

    蘇軾全文及原著賞析1

      [宋]蘇軾

      荷盡已無擎雨蓋,菊殘猶有傲霜枝。

      一年好景君須記,最是橙黃橘綠時。

    注釋:

      【1】劉景文:劉季孫,字景文,工詩,時任兩浙兵馬都監,駐杭州。蘇軾視他為國士,曾上表推薦,并以詩歌唱酬往來。

      【2】荷盡:荷花枯萎,殘敗凋謝。

      【3】擎:舉,向上托。

      【4】雨蓋:舊稱雨傘,詩中比喻荷葉舒展的樣子。

      【5】菊殘:菊花凋謝。

      【6】猶:仍然。

      【7】傲霜:不怕霜凍寒冷,堅強不屈。

      【8】君:原指古代君王,后泛指對男子的敬稱,您。

      【9】須記:一定要記住。

      【10】最是:一作“正是”。

      【11】橙黃橘綠時:指橙子發黃、橘子將黃猶綠的時候,指農歷秋末冬初。

    作品賞析:

      這首詩寫的是初冬的景色。為了突出“橙黃橘綠,這一年中最好的景致,詩人先用高度概括的筆墨描繪了一幅殘秋的圖景:那曾經碧葉接天、紅花映日的諸蓮塘荷,現在早已翠減紅衰,枯敗的莖葉再也不能舉起綠傘,遮擋風雨了;獨立疏籬的殘菊,雖然蒂有余香,卻亦枝無全葉,唯有那挺拔的枝干斗風傲霜,依然勁節。自然界千姿萬態,一年之中,花開花落,可說是季季不同,月月有異。這里,詩人卻只選擇了荷與菊這兩種分別在夏、秋獨占勝場的花,寫出它們的衰殘,來襯托橙橘的歲寒之心。詩人的高明還在于,他不是簡單地寫出荷、菊花朵的凋零,而將描寫的筆觸伸向了荷葉和菊枝。這是因為,在百花中,“唯有綠荷紅菡萏”,是“此花此葉長相映”的(李商隱《贈荷花》)。歷來詩家詠荷,總少不了寫葉:如“點溪荷葉疊清錢“(杜甫《絕句漫興九首》)、“接天蓮葉無窮碧”(楊萬里《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》)、“留得枯荷聽雨聲”(李商隱《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》)······由此看來,終荷花之一生,荷葉都是為之增姿,不可或缺的。蘇軾深知此理,才用擎雨無蓋表明荷敗凈盡,真可謂曲筆傳神。同樣,菊之所以被譽為霜下之杰,不僅因為它蕊寒香冷,姿懷貞秀,還因為它有挺拔勁節的枝干?;埩?,杖還能傲霜獨立,才能充分體現它孤標傲世的品格。詩人的觀察可謂細致,詩人把握事物本質的能力亦可謂強。這兩句字面相對,內容相連,是謂“流水對”?!耙褵o”、“猶有”,一氣呵成,寫出二花之異。

      可是,不論是先謝還是后凋,它們畢竟都過時了,不得不退出競爭,讓位于生機盎然的初冬驕子──橙和橘。至此,詩人才滿懷喜悅地提醒人們:請記住,一年中最美好的風光還是在“青黃雜糅,文章爛兮”(屈原《橘頌》)的初冬時節。這里橙橘并提,實則偏重于橘。從屈原的《橘頌》到張九齡的《感遇(江南有丹橘)》,橘樹一直是詩人歌頌的“嘉樹”,橘實則“可以薦嘉客”。橘樹那“經冬猶綠林”、“自有歲寒心”的堅貞節操,豈止荷、菊不如,直欲與松柏媲美了?!熬諝埅q有傲霜枝”,后來就有人借用它比喻堅貞不屈的人。

      胡仔《苕溪漁隱叢話》曾將此詩與韓愈《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》一詩相提并論。兩詩雖構思和描寫手法相似,藝術工力悉敵,內容卻以蘇詩為勝。這是因為,韓詩雖也含有一定哲理,卻仍只是一首單純的寫景詩;蘇詩則不然,它融寫景、詠物、贊人于一體,借物喻人,贊頌劉景文的品格和節操。韓詩所贊乃人人心目中皆中皆以為好的早春;蘇詩卻把那些“悲秋傷春”的詩人眼中最為蕭條的初冬寫得富有生意和詩意,于此也可見他曠達開朗、不同尋常的性情和胸襟。真是淺語遙情,耐人尋味。蘇軾這首詩雖為贈劉景文而作,所詠卻是初冬景物,了無一字涉及劉氏本人的道德文章。這似乎不是題中應有之義,但實際上,作者的高明之處正在于將對劉氏品格和節操的稱頌,不著痕跡地糅合在對初冬景物的描寫中。因為在作者看來,一年中最美好的風光,莫過于橙黃橘綠的初冬景色。而橘樹和松柏一樣,是最足以代表人的高尚品格和堅貞的節操。因此如果以情韻與理趣來看,蘇詩卻似略勝一籌于韓詩。

    蘇軾全文及原著賞析2

      [宋]蘇軾

      江漢西來,高樓下、蒲萄深碧。猶自帶、岷峨云浪,錦江春色。君是南山遺愛守,我為劍外思歸客。對此間、風物豈無情,殷勤說。

      江表傳,君休讀??裉幨?,真堪惜??罩迣W鵡,葦花蕭瑟。獨笑書生爭底事,曹公黃祖俱飄忽。愿使君、還賦謫仙詩,追黃鶴。

      注釋:

      【1】滿江紅:詞牌名,有仄韻、平韻兩體。此詞仄韻,為正體,雙調九十三字,上片八句四仄韻,下片十句五仄韻。

      【2】朱使君壽昌:朱壽昌,字康叔,時為鄂州(治今湖北武漢武昌)知州。使君,漢時對州郡長官之稱,后世如唐宋時就相當于太守或刺史。

      【3】江漢:長江和漢水。

      【4】高樓:指湖北武昌黃鶴樓。

      【5】蒲萄:喻水色,或代指江河。語出李白《襄陽歌》“遙看漢水鴨頭綠,恰似葡萄初發醅”詩句。

      【6】岷峨:四川境內岷山山脈北支。

      【7】錦江:在四川成都南,一稱濯錦江,相傳其水濯錦,特別鮮麗,故稱。

      【8】南山:即終南山,在陜西,朱壽昌曾任陜州通判,故稱。

      【9】遺愛:指有惠愛之政引起人們懷念?!蹲髠鳌ふ压辍份d孔子聞鄭子產卒時“出涕曰:‘古之遺愛也’”。

      【10】劍外:四川劍閣以南。唐都長安在劍閣東北,因稱劍閣以南為劍外。蘇軾家鄉四川眉山,故自稱劍外來客。

      【11】江表傳:書名,晉虞溥著,已佚。其中記述三國時江左東吳時事及人物言行,《三國志》裴松之注中多引之。

      【12】狂處士:指三國名士禰衡。他有才學而行為狂放,曾觸犯曹操,曹操多顧忌他才名而未殺。后為江夏太守黃祖所殺。處士,指不出仕之士。

      【13】空洲:指鸚鵡洲,在長江中,后與陸地相連,在今湖北漢陽。黃祖長子黃射在洲大會賓客,有人獻鸚鵡,禰衡當即作《鸚鵡賦》,故以為洲名。唐崔顥《黃鶴樓》詩:“芳草萋萋鸚鵡洲?!崩畎住督泚y離后天恩流夜郎憶舊游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》詩:“顧慚禰處士,虛對鸚鵡洲?!睘榇嗽~用語所本。

      【14】曹公黃祖:指曹操與劉表屬將黃祖。

      【15】飄忽:時光流逝甚速。此指死。

      【16】謫仙:謫居世間的仙人,形容才行高遠。指李白。

      【17】黃鶴:指崔顥的《黃鶴樓》詩。據《唐才子傳》載,李白登黃鶴樓說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顥題詩在上頭?!睙o作而去。后作《登金陵鳳凰臺》,即有意追趕崔詩。

      作品賞析:

      這首詞以慷慨憤激之調,振筆直書,開懷傾訴,通篇貫注了郁勃不平之氣。作者用直抒胸臆的方式表情達意,既表現出朋友間的深厚情誼,又發自肺腑的議論中表現自己的內心世界,表達出蒼涼悲慨、郁勃難平的激情。

      上片由寫景引入。開篇大筆勾勒,突兀而起,描繪出大江千回萬轉、浩浩蕩蕩、直指東海的雄偉氣勢?!敖瓭h西來”二句,描繪了江水奔騰的勝景。著名的黃鶴樓在武昌黃鵠山巍然屹立,俯仰浩瀚的大江。長江、漢水滾滾西來,匯合于武漢,那波濤的顏色,如同葡萄美酒一般,一片濃綠。發端兩句,以高遠的氣勢,抓住了當地最有特色的勝景偉觀,寫出了鄂州的地理特點?!捌烟焉畋獭?,重筆施彩,以酒色形容水色,用李白《襄陽歌》詩句,形容流經黃鶴樓前的長江呈現出一派葡萄美酒般的深碧之色。以下“猶自帶”三字振起,化用李白“江帶峨嵋雪”之句,杜甫《登樓》詩“錦江春色來天地”,不著痕跡,自然入妙,用“葡萄”“雪浪”“錦江”“春色”等富有色彩感的詞語,來形容“深碧”的江流,筆飽墨濃,引人入勝。詞人將靈和樓前深碧與錦江春色聯系起來,不但極富文采飛揚之美,而且透露了他對花團錦族、充滿春意的錦城的無限追戀向往之情,從而為下文“思歸”伏脈。這兩句由實景“蒲萄深碧”引出虛景“岷峨雪浪,錦江春色”,拓展了詞境。江河自岷江錦水而來,將黃鶴樓與赤壁磯一線相連,既是友人駐地的`勝景,又從四川流來,既引動詞人思歸之情,又觸發懷友之思。這就為下文感懷作了有力的鋪墊。接下來這一句由景到人,一句寫對方,一句寫自已。朱壽昌在陜西任通守期間留有愛民之美譽,政績突出?!端问贰繁緜鬏d朱在閬斷一疑獄,除暴安良,“郡稱為神,蜀人至今傳之”即“南山遺愛守”所指。詞中“南山”當是“山南”之誤。以對“劍外”,“山南”字面亦勝于“南山”。而蘇軾蜀人,稱朱壽昌亦以其宦蜀之事,自稱“劍外思歸客”,映帶有情。如今思鄉而歸不得,兩廂對比,既贊美了朱壽昌為人頌揚的政績,又表達了自己眼前寂寞的處境以及濃郁的思歸情緒。面對此間風物,自會觸景興感,無限惆悵?!皩Υ碎g”以下,將君、我歸攏為一,有情就要傾吐、抒發,故由“情”字,導出“說”字,逼出“殷勤說”三字,雙流匯注,水到渠成。

      上片“殷勤說”三字帶出整個下片,開始向友人開懷傾訴,慷慨評論?!敖韨鳌倍?,引出自己對歷史的審視和反思。他勸告朱壽昌不要再讀《江表傳》這部書了。以憤激語調喚起,恰說明感觸很深,話題正要轉向三國人物。 “狂處士”四句,緊承上文,對恃才傲物、招致殺身之禍的禰衡,表示悼惜。禰衡因忠于漢室,曾不受折辱,當眾嘲罵曹操,曹操不愿承擔殺人之名,假借劉表屬將黃祖之手將其殺害,葬于武昌長江段的鸚鵡洲。詞人用感觸頗深的三國人物——禰衡的事跡引以為戒,接著筆鋒一轉,把譏刺的鋒芒指向了迫害文士的曹操、黃祖。如今賢士不在,只能空對那武昌長江段的鸚鵡洲,葦花蕭瑟,一片凋零凄涼。書生何苦與這種人糾纏,以致招來禍災。蘇軾站在更高的視角審視歷史,“獨笑書生爭底事,曹公黃祖俱飄忽”,“爭底事”,即爭何事,意即書生何苦與這種人糾纏,以致招來禍災。稱霸一時的風云人物,如殘害人才的曹操、黃祖之流,最終也只能在歷史的長河中成為過眼煙云。此句流露出蘇軾豁達、隨緣自適的人生態度。這話是有弦外之音的,矛頭隱隱指向對他誣陷的李定之流。蘇軾此時看來,禰衡的孤傲、曹操的專橫、黃祖的魯莽,都顯得非??尚?。言語間,反映出蘇軾超越歷史,擺脫現實限制的觀念。收尾三句,就眼前指點,轉出正意。詞人引用李白的故事,激勵友人像李白一樣潛心作詩,趕追崔顥的名作《黃鶴樓》。這既是對友人的勸勉,愿他能夠置身于政治漩渦之外,寄意于歷久不朽的文章事業,撰寫出色的作品來追躡前賢;也體現了蘇軾居黃州期間的心愿,對于永恒價值的追求。

      全詞形散而神不散,大開大合,境界豪放,議論縱橫,顯示出豪邁雄放的風格和嚴密的章法結構的統一。一則,它即景懷古,借當地的歷史遺跡來評人述事,能使眼中景、意中事、胸中情相互契合;再則,它選用內涵豐富、饒有意趣的歷史掌故來寫懷,藏情于事,耐人尋味;三則,筆端飽含感情,有一種蒼涼悲慨、郁憤不平的情感,在字里行間激蕩著。即景抒懷,指點江山,論古說今,涉及五個歷史人物,坦露了對朋友的坦蕩胸懷,將寫景、懷古、抒情結合,不粘不滯,思想深沉,筆力橫放,雖為酬答之作,卻也體現了東坡詞豪放的風格。


    本文來源http://www.artistdirectradio.com/wenxue/sushi/4538442.htm
    以上內容來自互聯網,請自行判斷內容的正確性。若本站收錄的信息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(zaixianzuowenhezi@gmail.com),我們會及時處理和回復,謝謝.
    老少交欧美另类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small>
  • <li id="a0quw"></li><div id="a0quw"><s id="a0quw"></s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li id="a0quw"></li></small>
  • <div id="a0quw"></div>
  • <div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/small>
  • <div id="a0quw"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a0quw"><li id="a0quw"></li></small><div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div><div id="a0quw"><button id="a0quw"></button></div>